服务热线:4008-602-168
资讯中心
铝事聚焦
涂料化工
门窗幕墙
五金胶纤
节能环保
政策法规
市场行情
会员风采
专题访谈
返回顶部
铝加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铝事聚焦

中铝的葛红林时代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9-11-08 14:06 浏览次数:13363
分享:
摘要:葛红林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积极推进内外部整合,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加快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近日,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免去葛红林同志的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

  这次人事调整,宣告了中铝一个时代的落幕。

  中铝,这一中国最大的有色集团,曾一度创下超过百亿元的巨亏,成为央企亏损王。在此背景下,葛红林临危受命,在其60岁的年龄执掌中,使出“加减乘除”,关停僵尸企业,卖掉亏损资产,5年间,中铝浴火重生,葛红林也由此在中铝内部建立了极高的威望。

  葛红林没有止住脚步。在扭亏之外,葛红林还在制度建设、干部队伍层面颇为用力,中铝这一老国企日渐焕发新活力。近年来,扭亏的中铝展开大规模投资并购,事实上,就在葛红林卸职前几天,中铝还在重庆成立了一家高端制造公司,葛红林亲自揭牌。

  葛红林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积极推进内外部整合,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加快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葛红林已离任,但他主导的改革仍将持续对这一央企巨无霸和我国的有色行业产生影响。

  11月5日,记者发送邮件至中铝集团、中国铝业邮箱,暂未获得回复。11月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中铝集团,提问后电话被挂断。11月7日,记者联系中铝集团新闻中心,截至发稿时暂未获得回复。

  临危受命

  2014年10 月20日,中铝公司召开干部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宣布,葛红林同志任中铝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熊维平同志中铝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另有任用。

  这场人事任命,宣告中铝步入了葛红林时代。

  资料显示,中铝集团成立于2001年,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业务范围主要包括矿产资源开发(不含油气)、采选、冶炼、加工、贸易和相关工程技术服务,旗下的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铝业”)在上海、 香港、纽约三地上市。

  葛红林是谁?

  履历显示,葛红林生于1956年4月,江苏南通人,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毕业,1975年12月参加工作。

  葛红林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上海耐火材料厂,1984年7月,葛红林来到上海钢铁研究所工作, 1995年1月开始在上海第五钢铁厂挂职副厂长,1995年7月开始在上海冶金控股(集团)公司担任董事、副总裁,1998年11月起担任上海宝钢集团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常委,兼上海宝钢研究院院长。

  2001年10月开始,葛红林挂职成都市委副书记, 2003年8月起担任成都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党组书记。

  对于葛红林,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在前述干部大会上评价,红林同志作风朴实深入,要求自己严格,敢于抵制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

  从成都市长任中铝董事长的葛红林,面临的是一个巨额亏损的超级央企。

  2012年,中国铝业净利巨亏82.34亿元,旗下20家子公司只有一家盈利,仅次于巨亏95亿元之多的中国远洋;2014年,中国铝业再度陷入巨亏泥潭,净亏损162.16亿元,登顶A股“亏损王”。同年,中国铝业的母公司中铝公司出现净利亏损212.16亿元,成为亏损最严重的央企集团之一。

  对于葛红林的任命,外界备有期待。

  王京清对中铝公司新的领导班子提出五点要求,其中之一就是励精图治,全力打好扭亏脱困攻坚战。

  在就职讲话中,葛红林颇为谦虚。葛红林表示,作为公司的一名新兵,将虚心学习,虚心向班子成员学习,向公司专家学习,向一线员工学习,不断充实知识,刷新知识,尽快了解中铝、熟悉中铝,履好职、尽好责。

  一位中铝集团内部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中铝前些年的亏损首先是行业原因。21世纪之后,我国高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带动了对铝业、钢铁的巨大需求,但这一情况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发生变化,市场需求迅速变化了,而中铝的很多生产基地都是老国企的管理体制,有些铝厂动辄供养上万人,成本太高,难以短期转型,扭亏难度非常大。董事长此时来到中铝,肩上的担子是非常重的。

  加减乘除

  很快,葛红林“出招”了。

  2015年1月,中国铝业公告,本公司拟向非关联方转让本公司持有的焦作万方的207,451,915股无限售流通股(占焦作万方总股本的17.25%),具体转让方案将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制订。

  2015年3月,中国铝业公告称,洲际油气意向受让本公司合法持有的焦作万方的1亿股股份(占焦作万方总股本的8.3136%),受让价格为10.03元/股。

  2015年11月,中国铝业将所属贵州分公司位于电解铝厂区的房屋建筑物、构筑物等资产以19.50亿元的价格交给贵阳市土地矿产资源储备中心收储,获得营业外收入13.65亿元。2015 年 11 月,中国铝业将所持华兴铝业50%股权以23.51亿元挂牌转让,其中转让金额为25.88亿元,投资收益12.94亿元。

  中国铝业2015年报显示,2015 年,中国铝业通过协议转让、证券交易系统等方式减持焦作万方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以 下简称“焦作万方”)1.78亿股,获得资金回收18.58亿元、投资收益8.32亿元。

  持续性卖资产之下,中国铝业在葛红林上任的第一年扭亏为盈。

  2015年年报显示,中国铝业实现营业收入1234.45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6亿元。

  如今,葛红林的扭亏办法被总结为“加减乘除”:加法是坚持做强做精主业;减法是处置不良资产,止住出血点;乘法是把创新驱动作为扭亏脱困和转型升级的新引擎;除法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资本回报率。

  其中的关键,就是减法。

  2015年10月24日,随着最后的P15A247802盘锭的下线,中铝旗下的抚顺铝业公司电解铝生产线全线停产。据报道,2014年,抚顺铝业全年亏损3.1亿元,且情况还在持续恶化,仅2015上半年亏损达2.7亿元,成为中铝旗下亏损最多的子公司。

  中国铝业表示,由于降低生产成本和关停部分亏损生产线,氧化铝和电解铝产品成本同比分别下降约13%和9%;公司实施盘活存量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措施优化产业布局,通过处置资产、股权取得收益。

  长期研究央企治理的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巨亏的央企来说,加速剥离不良资产板块,提高整个企业的运转效率,这个转型和改革的方向是对的。”

  进入2016年,中国铝业继续做减法。

  5月,中国铝业公告称,拟将旗下兰州分公司等五家企业的部分燃煤发电机组脱硫脱硝、除尘等资产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标的资产的账面净值11.92亿元,评估价值约17.54亿元。

  11月,中国铝业公告,拟出售10项水务资产,账面净值为8.11亿元,评估价值约11.64亿元。

  2016年全年,中国铝业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2亿元,同比增长170.82%。

  在中国铝业扭亏之际,“功成身退”的葛红林在2016年2月辞任中国铝业董事长一职。

  彼时,中国铝业在公告中评价,葛红林勤勉尽职,真抓实干,改革创新,为本公司的扭亏脱困和改革发展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另一位中铝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来到中铝工作后,董事长对亏损问题非常重视,每个月都要听取扭亏情况的汇报,还要求重点亏损单位前去述职。

  卸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之后,葛红林仍任母公司中铝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此时,中铝公司(即后来的中铝集团)仍处亏损状态。

  2015年,中铝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2387.79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53.57亿元。2016年,中铝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675.80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5.80亿元。

  到2017年,中铝集团终于实现扭亏,但其净利润仅为微薄的0.001亿元。直到2018年,中铝集团的净利润方才达到29.55亿元。

  强化干部队伍

  前述中铝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亏损只是企业经营的表层,但却反映了产品结构、人员结构、管理体制乃至思想观念等深层次问题,要真正让中铝脱胎换骨,扭亏只是第一步。

  从公开信上看,在扭亏工作之外,葛红林也在试图解决中铝的深层次结构。

  在2015年2月的一篇讲话中,葛红林表示,扭亏脱困的关键是领导干部。对“在扭亏脱困中经得起考验、业绩突出的干部,无论年纪大小,该提拔的提拔,该重用的重用;对看摊守业、无所作为的干部,该处理的都要及时处理。”

  公开信息显示,葛红林到任之前,中铝的干部队伍曾出现腐败事件。

  2014年9月,中纪委宣布:中铝公司总经理孙兆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11月,高检网发布消息,中国铝业原副总裁李东光(正厅级)涉嫌受贿犯罪一案,由邯郸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2016年12月,法院宣判中铝原总经理孙兆学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孙兆学被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三百五十万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葛红林来到中铝的第二年,即2015年6月30日至8月30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中国铝业公司进行了专项巡视。巡视组称,部分企业和领导人员存在公款旅游、超标准接待、超标准配备公务用车、公车私用等“四风”和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选人用人工作不规范。个别领导人员“带病提拔”;利益输送问题严重,一些领导人员内外勾结,吃里扒外。

  对此,葛红林表示,中央巡视组反馈的问题,是实事求是的真实揭示、一针见血的深刻剖析,问题之多、问题之大,令人震惊,令人警醒,中国铝业公司党组诚恳接受,将坚决行动,以严抓、严改、严问责的态度,彻底有效地整改,做到整改事项“项项有人盯、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 。

  在随后的几年,中铝集团党组也对旗下单位进行了巡视,涉及集团战略发展部、资本运营部、营销管理部,中国稀有稀土、中铝资产、郑研院、山东华宇、贵阳院、长勘院、遵义铝业、遵义氧化铝等多家单位。

  葛红林曾公开表示,带头落实巡视整改责任,层层传导压力,坚持警示教育深化整改落实,加大整改力度,创新整改办法,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体制机制。

  人民日报2018年9月报道,2016年以来,中铝集团总部、板块公司和实体企业之间交流干部超过100名,17名干部通过降职免职、转任非领导职务、内退等退出岗位。中铝还发动群众开展“闲官闲岗”专项治理,清理“闲官”213名,“闲岗”108个。

  在中铝集团一届一次职代会暨2018年工作会议上,葛红林表示,干部队伍更加强化,坚持正确用人导向,持续加强能力建设,大力培养年轻干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葛红林在此前卸任上市公司中国铝业董事长之后,2016年2月,这一职务由年轻的敖宏代行董事长职权。

  简历显示,敖宏生于1961年6月,拥有30多年的有色金属行业企业工作经验,在2015年方才担任中国铝业总裁。

  2016年4月,中国铝业公告,公司董事会选举余德辉先生为中国铝业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

  余德辉的履历颇为丰富,曾先后担任法国斯佩克环保工程股份公司技术副总经理、总经理,国家环境保护局科技标准司副司长,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科技标准司副司长、司长并挂职担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助理、包头市委常委、副市长,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

  扩张

  余德辉担任董事长的中国铝业,在这几年实施了大规模的资本运作。

  2017年11月,中国铝业公告,引入华融瑞通等8家投资者,通过“债权直接转为股权”和“现金增资偿还债务”两种方式,对公司所属包头铝业、中铝山东、中州铝业和中铝矿业4家全资子公司合计增资126亿元。

  由此,中国铝业的大规模债转股工作展开。2018年1月,中国铝业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华融瑞通等投资者持有的四家子公司的股权,标的资产预估值总计约126亿元。

  公告显示,债转股落地之后,4家子公司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其中,中铝山东的资产负债率从56.1%降至约29.01%、中州铝业从56.54%降至约25.99%、包头铝业从70.05%降至约53.92%,中铝矿业从90.95%降至约25.9%。

  当年4月,中铝在官网公布,中债资信将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调升至AA+,评级展望为稳定。

  一位铝业专家此前向新京报记者评价,债转股和简单的卖资产不同,这其实是从根本上解决了中铝的财务负担。

  债转股之外,中铝的其他资本运作也在提速。

  2018年6月,中国稀有稀土股份有限公司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7亿股股票,募集资金8.95亿元。

  发行前,中铝集团直接持有中国稀有稀土52.96%的股份,并通过旗下中国铝业(601600.SH)间接控制14.62%的股份,控股总比为67.58%。

  2018年,中铝集团下属公司子公司中铝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完成A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证券代码为 “601068”)。自此,中铝国际成为A+H股上市公司,融资渠道的拓展将有助于公司资本实力的增强。

  如今,中铝在资本市场的存在已不容小觑。

  中国铝业2018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除中国铝业以外,中铝集团还直接持有中铝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 02068)73.56%的股权;间接持有宁夏银星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码 000862)40.23% 的股权;间接持有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 000878)37.51%的股权;间接持有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 000807)42.57%的股权;间接持有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上交所上市公司,股票代码 600497)38.19%的股权。

  葛红林早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中铝集团围绕优化资本布局结构,在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新建增量项目和存量转型升级项目全部实现了股权多元化,集团4家子企业实现境内外上市,14家控股子企业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集团与不同所有制进行重组、优化、整合,使产业布局已从单一铝业拓展到铝、铜、稀有稀土、铁矿石、煤炭以及工程技术、国际贸易、产业金融等领域。

  资本运作之外,中铝也对外展开大规模投资并购。

  2018年5月,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中铝集团签署协议,双方拟以中铝集团全资子公司中国铜业为平台进行合作,云南省人民政府纳入合作范围的资产主要是云冶集团等股权。

  由此,总资产近900亿元、年销售收入超过400亿元的云冶集团纳入中铝麾下。中铝称,本次千亿级的战略合作,是我国有色金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是我国有色金属行业最重大的战略性重组整合,将对全球有色金属行业产生重大的格局变化。

  今年10月19日,中国铝业集团高端制造有限公司在重庆市举行揭牌仪式,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和葛红林共同为中铝高端制造揭牌。

  据悉,中铝高端制造注册资金150亿元,标志着我国有色金属行业规模最大、实力最强、技术领先、世界一流的高端制造航母正式启航。

  早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葛红林表示,中铝公司确定的新时代战略目标是:第一步,在第一个“一百年”,跻身全球有色金属行业的世界一流企业行列;第二步,在2035年前,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千亿债务

  伴随着中铝集团大规模扩张,其使出多种手段对外融资。

  官网显示, 8月7日,中国铝业启动发行10年期公司债,成功募集了20亿元人民币,票面利率4.55%。此发行成本创公司债历史新低,好于AAA级同行25BP,较银行同时贷款利率低近7个百分点。

  中铝集团称,“在中国铝业面临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发行低成本长期债券将提高该公司抗风险能力。”

  9月4日,中铝集团成功发行了5+N期境外永续债券7.5亿美元,最终实现约9倍的超额认购倍数。

  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共获得综合授信额度5894亿元,未使用授信余额2362亿元。

  中铝集团官网显示,9月3日,中铝集团党组成员、总会计师叶国华到访国家开发银行,与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张旭光举行会谈。叶国华表示,希望国家开发银行对双方合作的重点项目加大支持力度,尽快盘活存量,促进互利共赢。

  张旭光指出,国家开发银行将在确保符合监管规定的前提下持续支持包括中铝集团在内的重要客户,与企业一道寻求资金最大化利用途径。

  2014年末,亦即葛红林上任之初,中铝公司(即如今的中铝集团)负债合计达到4308.54亿元,2015年底负债下降至4168.35亿元,2017年骤降至3361.09亿元,2018年回升至4266.23亿元。

  中铝集团2019年半年度合并及母公司财务报表显示,中铝集团2019年上半年负债合计达到4254.54亿元。

  中铝集团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则披露,中铝集团2019年前三季度负债合计达到4298.88亿元。

  中铝集团2019年度信用评级报告显示, 2018年底,受项目推进、云冶集团纳入合并报表以及对云冶集团增资等因素影响,公司债务规模增长,财务杠杆比例上升,资本结构有所弱化。

  由此,中铝集团的负债在一度降低后又回升。

  2016-2018 年底,中铝集团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83.88%、 63.26%和 66.52%;总资本化比率分别为81.58%、 57.48%和 60.78%。

  “公司财务杠杆水平仍维持在较高水平,整体债务负担较重。由于公司营运资金需求较大,未来仍将面临一定资金压力,债务规模将继续维持高位”,评级报告指出。

  新京报记者发现,中铝集团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财务费用利息支出分别为125.94亿元、127.70 亿元和120.02亿元。

  近日,新京报记者自上海清算所获悉,2019年上半年,中铝集团实现净利润23.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6.65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中铝集团净利润29.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5.5亿元。

  其中,前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已低于上半年。

  葛红林之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将针对产业分散、市场竞争力不强等短板,力争通过争取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牵引带动集团综合性改革,并发挥好行业主导地位,积极推进内外部整合,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加快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如今,葛红林功成身退,中铝未来走向何方,仍有待观察。





热门关键词:铝加工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评论0
最热评论
暂无评论
热点排行
2015年绿色建筑设计发展五大趋势分析
全新体验 2019铝加工研讨会论文集电子版已上线全新体验 2019铝加工研讨会论文集电子版已上线
企业参观丨兴发铝业“佛山造”,如何“向世界出发”?企业参观丨兴发铝业“佛山造”,如何“向世界出发”?
交流学习促发展丨2019铝加工研讨会参观团走进澳科自动化交流学习促发展丨2019铝加工研讨会参观团走进澳科自动化
研讨会专访丨罗恩·耐普:持续创新 推动铝产业向全球延伸研讨会专访丨罗恩·耐普:持续创新 推动铝产业向全球延伸
专访裕东机械邓丽嫦:高质、良性可持续发展,我们可以!专访裕东机械邓丽嫦:高质、良性可持续发展,我们可以!
恭贺兴发铝业再次荣登“2019年广东省制造业企业500强”榜单,位居57名恭贺兴发铝业再次荣登“2019年广东省制造业企业500强”榜单,位居57名